霖阁

原圈名夜樱宁,现在是霖阁☆

头像by hiru♪

【叶修生贺】赠与荣光_原创PV付 UP主: 霖阁兮兮兮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08993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9E816DDD-B4D7-4709-8D2C-5DA1254985D115606infoc&ts=1527569850334

叶修,生日快乐。在我生命中,陪你度过第四个生日。

太甜啦(*´﹃`*)!!!!十分清凉的520!!

眠时:

▽点图4 end.
霖阁点的夏天吃冰淇淋……离题万里()
520快乐!
_(:з」∠)_

【涉英】《Lemon》——是练笔填词作

☆原曲是八爷的《Lemon》,大概是追忆二背景,避雷请注意Σ
☆是个乱填的稿子,一周没办法完工,拖到了深夜……刚填完所以脑子有些不清醒
☆大概想表达的感情表达出来了【虽然一开始根本没想写涉英x
☆总之复健顺利,还是很开心的Σ

☆已经找到翻唱的唱见了…但是还是渴望有美丽的画师太太(´;ω;`)如果能合作pv就再好不过了!
—————分——割——线—————
a1
呼吸着痛苦 剪切踌躇
透支情绪额度
蹒跚着 曲折的路
放手一搏 全盘皆输

收拾了怯懦 犹疑半步
只怕仓皇回顾
忍不住 编织着谎言连篇
还自鸣无辜

a2
渴爱皆虚无 众生皆苦
执意归罪盲目
付不起 更甚爱慕
甘愿成为你的囚徒

不安的幸福 迟钝醒悟
融化只余孤独
能不能 多一刻缱绻相拥
别太早落幕

b1
说什么轻易的无悔
最可笑心扬汤止沸
仍奢求繁星熄灭 等你回眸一眼

c1
这世间的爱恋 曾被你教会
这世间的哀言 曾被你教会
黑暗之中的我 无畏 不止 落泪
润湿你眼尾
c2
数不尽的过往 曾共你作陪
挥之不去 苦柠檬香味
收起虚伪假面 散场之前
却太过狼狈
终有一日被这哀伤撕碎
结束这梦寐

a2
半掩的窗户 自由咫尺
心电颤抖幅度
寄托了 失落的梦
寂寞至终 结算命数

穷此生追求 银河归处
无奈相隔悬殊
这一刻 若果能得你挽留
至死也奔赴

b2
说什么 轻易的无悔
最可悲 心扬汤止沸
那一刻 你回望的双眸
不舍忘却

c3
映在眼中的光 能否别破碎
织在指尖的梦 能否别破碎
黑暗之中的我 怀里 玫瑰 垂危
能否别枯萎

c4
数不尽的未来已无缘面对
慢慢散去 苦柠檬香味
迎接满堂喝彩 垂下眼睫
等待着结尾
今日谢幕之后 剧本未结
请为我续写

过渡(d)
时针经过的轨道
『不幸』制成的解药
“无法相恋”的应答
无法传达的讯号
祈祷 沉默对视多一秒
刺入心脏的尖刀
眼前 你的身影已倒下
仍然是我 心中光芒

『ねぇ涉、信じてもらえないだろうけれど、君は僕の英雄だった。』

c1
这世间的爱恋 曾被你教会
这世间的哀言 曾被你教会
黑暗之中的我 无畏 不止 落泪
润湿你眼尾
c2'
数不尽的过往 曾共你作陪
挥之不去 苦柠檬香味
并肩致辞之前 咽下鲜血
以微笑作别
此刻在你怀中 不顾一切
定格住句点

哪怕只有一眼 最后一眼
请让我追随

End.

破晓〈2〉

Chapter 2

    英智试着张了张嘴,嘶哑的声音几乎完全被风雨声掩盖住了,连自己都听不清,他只好努力地咳嗽了两下,让喉咙里的断断续续的音节能正常地发声出来。

    当清水混合着血丝被吞咽下时,英智第一次放松下来,迟钝地感受着味蕾上跳跃着的微妙的甘甜。身体也渐渐活过来了,勉强能跟得上意识的活动。

    “你不是……要来带走我的恶魔吗?”这是英智开口的第一句话。

    涉扶着那碗清水,听到有些幼稚得可爱的发问,愣了片刻,随即应声而答。

    “当然不是了,神父大人~我是爱与奇迹的魔法使,是你的日日树涉♪”

    “魔法使……么?”天祥院英智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很快地接受了这个回答。他觉得这个人,的确不像恶魔。银色的长发被高高地束成马尾,点缀了黑色的羽毛,可能是从恶魔的羽翼上窃取来的。衣摆似乎也染上了发间微弱的一丝香气,让他略微放松下来。

    仔细观察了片刻,英智已经能单方面草率地判断,眼前这位所谓的魔法使,与恶魔的共通之处,或许只有若隐若现的神秘感。他总觉得应该相信他,即便耳边划过的每一句玫瑰一般精致的话语,都淬着不知所以的毒药。

    “哦呀…我是不是让神父大人为难了呢?想要博取神父大人的信任,是一件千古难遇的难题呢…!Amazing………☆”魔法使用着夸张的腔调,唇齿中吐出的叹息之语,仿佛是吟咏着一曲即兴的咏叹调,却又不失亲切与优雅。

    尽管教堂外的雨声仍然使人烦躁不已,那位年轻的魔法使并未表现出焦躁不安,而是带着从容的微笑,全心全意等待着他的回应。

    也正是因为如此,英智感觉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总算回到了一个稳定的搏动频率,糟糕的身体状况也姑且好转了一些。但他依然感受到了死神沉重的呼吸,镰刀在他背后,等着下一刻刺穿他脆弱的心脏。

    拖着这副残破不堪的躯体,已经将近十年。从十年前在这座教堂的台阶前睁开双眼,英智就被收留在此处,成为虔诚的教徒,祈祷着有一天,主会修补好他千疮百孔的记忆。可惜直到临死之际,他都没能找回哪怕一点点丢失的记忆。

    他曾在黑夜中一次次醒来,一份未知的感情尖锐地划过他的双眼,迫使他不自禁地流泪。他总觉得应该流泪,但无法理解这种莫名涌出的情感为何如此强烈。

    “说不定和丢失的记忆有关呢”这样想着,英智也试着,将找回记忆这件事放在重要的位置。

    那样强烈的感情,无论是仇恨还是恋慕,想想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而如今,在这样分外无助的时刻,最后能想起来,值得牵挂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固然他热爱这世间,有着无限的眷恋与爱意,对这将逝之躯也无可奈何了。

    “无所不能的魔法使先生,在这最后的时刻,能够信任您或许是我的幸运……我可以问您一件事吗?”

    “虽然‘无所不能’的魔法力量有违您所信奉的教义,但是如果我能获得您的求助,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您失望的……我是您的日日树涉☆”

    “涉……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如果这能让您放松下来的话,称呼一类的决定请您随意~即便相隔千里,只要您想起我,我都能感应到您的召唤~”

    英智低低笑了两声,大概是被这活跃起来的气氛感染了。眼前的人仿佛有吸引目光的魔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样的气质,简直是天生的表演者。

    日日树涉似乎是看出了他眼神中微微的讶异,露出有些神秘的微笑,“不仅是魔法使哦,我也是为大家传播爱的魔术师…☆”话音未落,他伸出手,飞快地从英智的脸颊与发梢抚过,从指尖弹出一支鲜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朵轻盈地落在英智的手心。英智愣了愣,感受到花瓣细腻的触感,冰凉的花杆被削去尖刺,干燥而冰冷,他还触摸到涉俯下身时,微微摇晃着的银色发辫,被染成冰蓝色的发尾俏皮地划过他的指尖。

    一切都真实又虚幻得,让他舍不得忘记。

    “魔法使先生,如果我说出我的愿望,您会为我实现吗?如果我这即将衰竭的躯体与灵魂,还有什么是可以供您作为用来交换的酬劳,尽管拿去。我只有这样的愿望……”英智说着,渐渐支吾起来。他还有很多愿望,只是这个时候还太过贪婪,就有些过于不切实际了。甚至连眼下最灼热的期望,都有些模糊。他并不想让这位好心的魔法使为难。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日日树涉像是早就知道了,一句道破这使英智踌躇不定的夙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是想找回丢失的记忆吗?”仍然是轻快的语气。

    天祥院英智抬起头,神情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从心悸窒息中恢复过来的大脑勉强开始运转。

    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他以前认识我吗…?

    不安与猜疑顿时流露在他眼底,可惜疲惫不堪的灵魂已经无法支撑他再去掩饰内心的波动。

    涉倒好像关注着和英智不大相同的细节,有些诧异地问,“神父大人,您的神情很早就出卖了您。难道您一直都没有发现吗?”

    他递给英智一张小小的手帕。手帕的一角绣着半朵蓝色玫瑰,不知为何刺绣者没有绣完一整朵玫瑰,有几片花瓣绣的很匆忙,像是零落着快要凋萎。

    “虽然由我说出口有些唐突了……从您和我对视的那一刻起,您的眼泪,就没有停下来过哦……”

                               『tbc.』

——————————————
一口气把存稿发完了…接下来很多天都不会有更新Σ(´∀`;)

破晓〈1〉

【灵感来自《Sharp Major Op.39 No.3》From Chopin】

Chapter 0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莎士比亚

Chapter 1
他在一场暴风雨中铭记了一刻。

狂风携着凛冽的雨,冷漠地击打着教堂的琉璃窗,雨声嚣张,几乎埋住了他低声的诵唱。病弱的身躯勉力支撑着,他一手举着十字架,一手拥住一本《圣经》,面前是高挂着的十字架,笼着斑驳的,透过玫瑰窗流淌的微弱灯光。
蔷薇纹饰的门外,依稀能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伴着惊雷,从容却也压迫着他的心跳。
他快要看到了——来自地狱的召唤。胸腔中似有几分浓厚的痛苦,几乎要将他吞噬,将他的身体,他的双眼,他的心,尽数撕咬吞食入腹。
暴风雨整夜未曾停歇,仿佛狂笑着想要等待他绝望地死去,好同恶魔一道,分食他的灵魂。
他没有余力挣扎了,唯一的意识还坚持握着手中的十字架,他下一秒或许就将要永远闭上的双眼,盯着十分遥远的门。那个人要进来了吧?以吸食这新鲜的血液与灵魂。
他还想,看看这太阳。即便已经提早了无数个黑夜,做好了告别破晓的准备,当死亡即将来临的时候,他的心中依然不舍,依然渴望着哪怕一丝明亮,无关信仰。
那扇虚掩着的门,缓缓地被推开,他眼中映出了难得的光亮——那是银色的长发,发丝间仿佛蓄着冰凉的月光,宁静地自发尾流过。他无力地靠在台边,无法活动,看着来人步步走近。明明已经没有知觉了,他却仍然能清晰地感受到湿润的水汽在贴近。

没有带伞么?似乎淋湿了呢...原来恶魔也会被淋湿吗?这是个很有趣的课题呢~
他只能迟钝地思考着,用仅剩的一双眼睛观察着来人。

眼前的人不慌不忙地越走越近,手里提着一盏做工精美的提灯,灯芯的火焰跳动,给阴冷的教堂带去一份珍贵的光亮和温度。

那个人的脚步不疾不缓。英智低下头,收回灼热的视线,试图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维持一个姑且不算失礼的姿势。他僵硬地靠在教堂一角的钢琴旁,咬着牙忍受心脏的剧痛,生怕下一秒就要失去意识。

等到眼前的银发青年也走到钢琴旁,将油灯随手放在钢琴盖上,顶着他讶异的目光,浅笑着微微鞠躬,向他行了一个简易的礼,而后化出漫天的玫瑰花瓣。英智惊讶地抬起头,望着优雅飘落的花瓣,却忽然发现,眼前那人,温柔地递来了一碗清水。

迟滞片刻,英智接过那碗水。他感觉头脑有些昏沉。

这便是要带走我的恶魔吗……

很快,英智得到了回答。

“神父大人,初次见面♪我是您的魔法使日日树涉,遵循和您的约定,如约前来。”

                                   『tbc.』

—————————————
很高兴你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是作者霖阁。

作为音乐生,最近在练习肖邦的第三谐谑曲,瓶颈之际突发奇想,打算给这首曲子写一个相对应的故事。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结合《Sharp Major Op.39 No.3》一同食用。

在写Chapter1的时候,对这个故事的构思还不够完善。可能有些语句不通顺的地方,大概是半夜码字脑子有些不清醒。第一次写这种风格的文章,还请多多指教。

【涉英】入梦时分


*英智去世后三年的时间设定
*有借梗
*玻璃渣里有糖,睡前适宜食用

食用愉快♪

—————————————————

    日日树涉在泡茶的时候,从鸽子堆里发现了一只陌生的鸽子。
    花园不大,日日树很轻易就能捕捉到这只新鸽子的身影。或许是因为镀着浅金的洁白羽毛格外耀眼,蓄住了暖融的日光。
    与其他鸽子不同,这只鸽子似乎有着特别的执着,一下飞到日日树的肩上,叼起左侧那条长辫子,自顾自地玩起来。
    “AMAZING~☆真是被吓了一跳呢♪”日日树没有反应过来,迟了一步感慨。
    无视这群到处飞舞的鸽子,这个小花园还是很精致整洁的。无论是草木,喷泉,花鸟,或是摆好了茶壶与杯子的小茶桌,与一旁的点心推车,都保持着与三年前一致的模样——是它曾经的主人习惯的摆设。
    这张桌子本来配置了四把椅子,后来变成了三把,再后来它的主人毕业过后,一直是两把。除这两人,也没什么人会踏足这个小园子了。
    日日树拉开椅子,作为最称职的演剧者,为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倒满了红茶。尽管这场剧再也无人观看。
    “皇帝陛下~请允许你的日日树涉为您献上花束☆”一束玫瑰花不知从何处被变出来,仍保持着鲜艳的红。已经是无数次表演这个小魔术了,但是不管哪一次,对面的人都会露出意外而惊讶的微笑,愉快地接过玫瑰。
    鸽子从日日树的肩膀飞下,飞到了桌上的玫瑰花束旁,扑棱一下翅膀。
   
    “涉,你总能带给我惊喜呢♪”
    “哦呀?让皇帝陛下受惊了吗?请原谅我——原谅一个小丑的失礼~!”
    “不,我很喜欢哦。感觉……像是每天都在温暖的春天呢。”
    “只要您愿意,我可以带您逃到只有春天的异世界☆”
    “噗……我的涉是果然是万能的呢。”他的眼尾弯下,嘴角流露着愉悦与放松。
    阳光从树梢漏下,淌在柔软的金发,流动着奶黄色温柔的光芒,让人难以移开双眼,他精致眉眼间不经意的几分神色,仿佛刚刚还在天堂,留恋着天使圣咏的天神,下一秒却动了凡心。
    如梦初醒。

    疲惫的日日树刚才枕着玫瑰花瓣,趴在茶桌上睡着了。
    天色已晚,阳光开始收敛,暮色渐起。壶里的红茶已经凉了,杯里的红茶却少了小半,与此同时,盘里的几颗果干也消失不见了。
    对面的椅子残留着一丝温暖,或许是午后的阳光太过灼热。一时恍惚,以为是阔别已久的温度。
    那只浅金色尾羽的鸽子已经不见了,大概是飞走了。
    “皇帝陛下给了我惊喜呢☆是成百倍的AMAZING!”日日树扬起了笑容,又变出了一堆玫瑰花瓣。
   
    观众们津津乐道的魔术表演,每日都在剧场里演出。他们远远看着完美的演出,送上遥远的掌声。那是魔术师日日树涉。
    只是没人知道,变幻出的满天花瓣,每一片都刻着一个名字。
    他的名字。

   
    EICHI.
   

                          The End~